解密中美空军电子战:击落U

  20世纪80年代初,我在空军司令部雷达兵部任电子对抗处长。有一天,部长突然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吩咐我立即陪同领导去接待一位电子战军官。在去往招待所的车上,领导向我介绍了该君的情况,这位先生,长期接受电子战训练,深知美国电子战强大能力,对我军在高科技的电子战条件下击落美国U-2飞机有一种特殊的不可思议,今天要见见我方人员。我们坐车进入了一个隐蔽的招待所,领导让服务员请出这位先生,落座后简短寒暄,切入正题。他说:“本人在国外接受电子战训练并从事电子战多年,从来没听说有谁是美国电子战的强劲对手,在电子战条件下击落美国U-2飞机,使我很震惊,我坚信你们在应对美国高科技电子战方面定有高招,能否在不涉密的情况下,给我讲一些具体情况。”

  我介绍说,我和我的战友以及军队和地方的相关同行们,怀着富国强军的梦想,决心不让中华民族再受列强任意宰割的历史重演,投入毕生精力从事电子战的研究和实践,取得了些许成果,为地空导弹部队在电子战条件下,先后击落4架U-2飞机作出了微薄的贡献。该先生听完我的介绍后激动地伸出大拇指说:你们的研究都深入到对方设计师的思路里去了,果然棋高一着,佩服!佩服!

  反侦察作战新起程——电子战

  20世纪50年代后期,为了保卫国家的长远建设需要,我国决定开始研制两弹一星。时任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扬言“要把中国导弹核武器扼杀在摇篮时代”,要对我国核武器和导弹基地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此时,美国便经中央情报局与台湾进行勾结,由台湾空军成立专门针对大陆进行战略侦察的“三十五中队”,对外称“气象侦察中队”(俗称“黑猫中队”),派遣高空侦察机频繁窜犯大陆,实施战略侦察。其侦察活动中所需飞机、设备和技术由美国提供,所获情报美台共享。此时,中、苏关系尚好,根据我国当时的经济条件,决定从苏联引进少量地空导弹兵器,由空军组建地空导弹部队,展开了保卫两弹一星的反侦察作战,而且是一场神秘的电子战。

解密中美空军电子战:击落U

  1959年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在北京地区击落一架RB-57D型高空侦察机,1962年美国更换性能更好的U-2型高空侦察机给台湾,随后在其进入大陆侦察时,再次被我地空导弹部队击落于江西南昌。接连两次成功地击落U-2高空侦察机,迫使美国逐步使出“绝招”——电子战。这标志着我国地空导弹部队的反侦察作战,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电子战,也使得我的军旅生涯产生了重大的改变。

  近战歼敌——“近快战法”

  1963年3月28日和6月3日,U-2深入我国西北地区侦察时,突然改变航线,绕开我地空导弹部队火力范围,成功逃避了打击。针对U-2两次成功逃脱返航,空军组织相似飞行试验,试飞结果证明:飞机在距我地空导弹制导雷达一定距离之外,若能发现制导雷达,压大坡度转弯,可以有效避开地空导弹部队火力范围。当时空军首长和机关判断,U-2加装了针对我地空导弹制导雷达的侦察设备,决定以近战歼敌的战法予以应对,要求部队开展近距离开天线,快速进行战斗指挥和操作的演练,并指示北京军区空军派出工作组,下部队解决这一电子战难题,我有幸被选入由北京军区空军李际泰副司令员、技术处张郁处长带领的三人工作组,紧急飞往驻河北某地的地空导弹三营。

  临行前,我根据平时掌握的资料了解到,北约集团长年侦察和监视苏联,对其武器系统都命有别名,我空军所引进的C-75地空导弹系统,被称为SAM-2(萨姆-2),制导雷达的工作方式称为“扇歌”,意指制导雷达扇形波束的扫描,这说明当时美对我制导雷达信号的特征了如指掌,而我方对美电子战技术细节知之甚少,实难拿出有效的技术措施。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根据自己掌握的兵器知识和实际工作经验,提出了解决方案,其基本思路是:1.使用非U-2警戒对象的雷达进行目标指示;2.把能在打开导弹制导雷达天线之前,完成的战斗操作,尽量放在开天线之前完成,避免过早暴露;3.缩简战斗指挥和操作的口令;4.近距离择机开天线,密切协同,快速进行战斗指挥和操作。两位首长指示以此为基础,与部队逐项研究,反复演练。

  到达河北某地机场,工作组直奔三营阵地。部队正在按空军要求,加紧演练快速进行战斗操作,也采用警戒引导雷达指示目标,开天线距离,已压缩到60公里,但还不能满足作战需要。我们与营长杜宪照同志讨论方案时,我特别强调打U-2飞机的战斗是特殊条件下的作战。我们处在主动地位,在一定空域内只有U-2飞机,它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它的动向都在我们掌握之中,要击落它,必须要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它个措手不及。要像魔术师变戏法那样,适时让制导雷达信号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它的面前,压缩它作出反应的时间,使其逃不出导弹杀伤区。必须打破常规,不能完全按操作教令执行。经过讨论统一了思想,对指战员作了动员。并同他们一起逐个对动作、口令反复研究,进行模拟演练和实兵演练。仅用了一周时间,就把按操作教令规定“只有制导雷达在对目标转入自动跟踪的情况下,才能接通的‘制导雷达与发射架同步’”,改在开天线之前接通,节省了很多时间。指挥和协同口令大多精简为一个字,例如“打开真天线”,精简为“开”。每个操作动作前,操纵手都将手放在了开关旋钮上,听到口令即行按下或扳动,指战员相互间配合非常默契。使开制导雷达天线的距离压缩到35公里,从开天线到发射导弹的时间缩短到了5-8秒钟,这样,即使U-2飞机通过地空导弹制导雷达开天线,接收到制导雷达信号获得告警,想紧急逃出导弹杀伤区也为时已晚。三营把这套作战方法真的练成了像魔术师变戏法那样,经反复演练和检验,证明确实有效后,我起草了总结,工作组迅速赶往某地,向地空导弹二营推广。

上一篇:中国第一代女飞行员秦桂芳:81岁弯腰双手可着地

下一篇:解密刘伯承战场救人失掉右眼经过:护国战争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