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斯大林与罗斯福和丘吉尔往

2015年6月,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历史学教授弗·奥·佩恰特诺夫博士与伊·爱·马加杰耶夫副博士合作完成的《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斯大林与罗斯福和丘吉尔往来书信:文献研究》一书,旨在从全新的角度详细解读1941年7月至1945年12月期间,苏美英反法西斯联盟领导人以书信为媒介互通军政情报,协调对敌立场,统筹战争全局,开展联合行动,以及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做出战略决策的过程和心理活动。该书为首部从俄罗斯的视角全面梳理、介绍和点评“三巨头”书信内容、成信背景和过程的学术专著,内容翔实可靠。本文尝试从主要内容、主要特点和对处理当代大国关系的启示三个方面对该书进行评介。

关键词

第二次世界大战 斯大林

罗斯福 丘吉尔 书信

世界难见安宁,和平弥足珍贵。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已过去75年,但亲历者和史学家对它的研究和反思却从未停歇。关于二战的各种著述汗牛充栋,史书卷帙浩繁,或展现战争的宏大景观,或记述战场的细节琐事,或研讨大国领导人之间复杂微妙的特殊关系,但将研究触角直抵核心决策层的著述却不多见,从历史和领导人心理的角度对大国外交关系的分析更是凤毛麟角。由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历史学教授弗·奥·佩恰特诺夫(В. О. Печатнов)博士与伊·爱·马加杰耶夫(И. Э. Магадеев)副博士合作撰写的《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斯大林与罗斯福和丘吉尔往来书信:文献研究》一书,就是其中不可多得的一部力作,它于2015年在莫斯科出版,该书的中译本于2017年由中国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本文尝试从主要内容、主要特点和对当代处理大国关系的启示三个方面对该书进行评介。

一、主要内容

《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斯大林与罗斯福和丘吉尔往来书信:文献研究》一书收录了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在二战期间869封往来信件,以严格考证的时间为序,原貌再现了三国领导人往来信函的文本,并附有大量的注释和珍贵档案图片。为便于读者了解和掌握著作内容,作者按战争年代三大国关系的发展脉络和战争进程的不同转折点,依年代顺序分九章将书信嵌入,并在书信的前后夹叙夹议,读来引人入胜。书信往来的内容涉及许多议题,择其要者概括为九大方面,这九个方面恰恰也是当时三国博弈的焦点,它们事关战时联盟的运行,并对战后世界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那场决定人类前途和命运的世界大战中,权力高度集中于各大国最高政治领导人手中,职业外交和传统对外政策部门的空间被大大压缩,大国领导人的私人外交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战争决策的基本模式,而书信则是领导人联络沟通和军政决策的主要载体。大国领导人以书信为媒介,互通军政情报,协调对敌立场,统筹战争全局,开展联合行动,在危急时刻以此保持最直接的私人接触,并对战时联盟协作积极献计献策。在军事战略筹划能力和外交协作水平方面,三大国同盟远超“轴心国”。不过,在战争接近尾声时,因共同威胁的下降和各自国家利益的凸显,三大国领导人之间的合作也伴随有尖锐的分歧和激烈的博弈。读者从书中援引的这些载入史册的真实书信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其历史的回音和脉动。

(一)关于结盟的目标

就结盟问题,三方领导人共通信32封,时间跨度为1941年7月7日至12月5日。当时三方提出结盟的战略目的是联合起来共同抵御法西斯的侵略,但各自的期望值却有所差异。美英希望通过苏联在东方战场浴血奋战来牵制德军主力,直到粉碎法西斯德国军队并解放欧洲,从而使美英能够打一场“小打小闹的”“没有人员伤亡的轻松战争”;但苏联被迫要与德国正面交锋,又兼为美英做出人员牺牲,因此要求美英必须对其作战提供物资技术援助,并希望美英尽快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以使希特勒陷入两线作战的不利局面。但这些问题未能得到迅速解决,最后的结果是,以美英为一方、以苏联为另一方的三边两方联盟,边战边谈,不断讨价还价。建立联盟初期遇到的问题在后续的书信中始终与后来新出现的议题相生相伴。

(二)关于战时对苏援助、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以及战后边界划分

有关上述三个议题的讨论三方领导人共通信53封,时间跨度为1941年12月14日至1942年7月22日。通过书信谈判,三方在对苏援助问题上达成共识,即美国国会通过的租借法案适用于苏联,英国负责北方海上物资运输和为运输船队提供护航。但在开辟第二战场问题上,美英出于利己考虑,采取了“拖延”战术,致使斯大林在领导和指挥反法西斯作战过程中,不得不分散精力与西方两位领导人据理力争、不断周旋。战后边界划分是典型的边打边谈的例子。事实上,大国对战后安排和势力范围划分在战争进程中就有所考虑。这也充分证明,必须把战后安排视为战争过程的一个重要阶段,如果只取得战场上的胜利而不考虑战后的政治利益,那将意味着战争并未真正获胜。

(三)关于推迟开辟欧洲第二战场和暂停北方护航运输队

上一篇:《再见甲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