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好好反思那场战争了吗?

  70年前,雄赳赳气昂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投入到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在这场中美两军直接的枪炮交锋中,保家卫国的志愿军将士为捍卫民族独立与维护世界和平,用自己的血肉和意志谱写了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美国也在付出了数万士兵的鲜血和生命后,得到一个教训:朝鲜战争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这场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没有胜利的战争,成为“被遗忘的战争”“不愿提起的战争”。在战争期间和停战之后,不少参战美军将领、政府官员和学者,都曾对这场战争进行过评价和反思。近年来,随着各国历史档案的不断开放、新材料的披露,抗美援朝战争甚至成为国际学术界研究的一个热点。美国人都反思了什么,真的认真反思失败的教训了吗?这对于我们观察至今仍扑朔迷离,时常险象丛生的半岛时局以及中美关系,不无启迪和警示。

美国真的好好反思那场战争了吗?


对中国军队战力高度评价


  主体是步兵,装备落后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对着刚在二战大获全胜,经验丰富,高度现代化、拥有制空权和制海权的美军,却出色地完成了在异国与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军队作战。这让几乎所有参与侵朝战争的美军高级将领在被打得灰头土脸的同时,也不得不对志愿军给予高度首肯与评价。在美国动画片《长津湖》中,志愿军甚至被刻画成鬼魅,由此可见志愿军在朝鲜战场给予美军的心里阴影有多大。

  1950年参与策划并指挥侵朝战争,以仁川登陆而名噪一时的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生前所撰的回忆录中写到:“中国人介入战争后美国军队遇到了从未有过的强大对手。”这个狂妄、孤傲的“一代名将”,在吃尽了苦头之后被解职时,特别告诫刚接任的李奇微不要小看了中国人。他说:“他们是很危险的敌人。”

  美国原陆军上将马修·邦克·李奇微在美国侵朝期间,1950年12月担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1951年4月至1952年5月担任驻远东美军司令和所谓“联合国军”司令等职。他在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回忆到:“中国军队来了,我们的灾难也降临了。”

  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的表现令李奇微惊讶、再惊讶、还惊讶。作战非常的勇猛狂野,而且非常擅长游击战和夜战,这就是李奇微心目中的志愿军形象。他在著作中认为,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攻击。“常常有这样的情况,守卫在孤零零的碉堡中的士兵往往吃惊地发现,四五个穿着胶底鞋的中国人已不声不响地潜入他们与前哨警戒线之间的地带。这时信号弹就会从敌人战线那边升起,疯狂的军号声就会把我方哨兵吓进碉堡,几乎来不及发出口令,战斗就打响了。”

  李奇微在其《朝鲜战争》中还写道:“敌人的高炮火力愈来愈猛。我们的轰炸机开始遭到某些损失。无论把空中力量的作用说得多么大,它都根本无法阻止敌人运进必要的武器装备。”

  在李奇微之后的“联合国军”第三任总司令马克·克拉克也曾说:“共产党在朝鲜战争中的领导,是一种军事与政治智慧的巧妙混合体。它不仅能够维持一个大家认为是‘乌合之众的农民军队’在战场上对抗一个现代的军事强权,而且它也能够在面临逆势与退却的时候,把部队锻炼成一个有训练、有装备和有团结力的战斗体。”

  战争期间的美军和战后编写的陆军官方战史都认为,志愿军“有着高度的组织纪律性”,有“吃苦耐劳精神”,“智勇双全”,“在没有联络飞机和通信设备很差的条件下,面对联合国军的空中优势和联络飞机,仍然成功地实施了他们的防御行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官方战史认为:“如果用它自己的战术和战略标准来看,它也是一支第一流的军队。”

  李奇微和克拉克都认为,志愿军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是不可小视的对手。同时,他们也对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相当佩服。李奇微在美国失败时,在他的办公室里写下“向中国志愿军司令员敬礼”。克拉克认为,志愿军是由各个野战军“拼凑”组成的一支军队,有很多弱点,但彭德怀在朝鲜把他的军队带得很好。“我必须承认:彭德怀是一个资质很高的敌人,我们不是在和一个容易被打倒的对手作战。”

  “美国一直想征服中国,可我一直觉得,这好像是美国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工作,没有希望的任务,没有希望的目的。”这是1950年7月底在大田战斗中被俘后的美军少将迪安的话。迪安是最早对美国发动朝鲜战争进行反思的美国将领之一,在1953年8月5日被遣返临行前,他紧握着志愿军代表的手久久不放,并动情地说:“和平——我们中美两国不要再打仗了!”

上一篇:古希腊的“前三史”

下一篇:人类战争史最大的围歼战!80个师全军覆没,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