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战“硝烟”|北约助蒙古国提升网络安全,军

北约1月18日通报称,在其协助下,蒙古国军队新建的网络安全中心正式落成,以增强蒙古国网络防御能力。
当天,双方通过视频连线,北约副秘书长米尔恰·杰瓦讷与蒙古国国防部长赛汗巴雅尔,共同为该网络安全中心(全称为“蒙古国国防部和武装力量总参谋部网络事件响应能力中心”)的落成剪彩。蒙古国地处亚洲中部,与中国、俄罗斯接壤,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蒙古国与美国或北约的军事安全合作都会引发外界的关注。

北约一直非常重视网络安全和网络战能力的建设。

北约一直非常重视网络安全和网络战能力的建设。

相互需求,蒙古国与“第三邻国”走近
长期以来,与大国为邻的蒙古国认为自身安全比较脆弱。由于历史等原因,蒙古在与相邻大国交流的同时,也存有一些其他心思。出于对安全与发展的考虑,蒙古国一直积极寻求安全自保,开发最有益于自己的国际生存空间。在遵循“开放”、“多支点”平衡外交的原则下,蒙古国除注意发展与两大邻国的关系外,还将发展与美国、日本、德国以及欧盟、北约等“第三邻国”的外交关系作为保障其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之一。与此同时,蒙古也希望在蒙军军事改革过程中获得美国和北约的援助,并且在美国和北约支持下参与更多的国际维和行动,以扩大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而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蒙古国既可以对其发动的反恐战争提供支持,也可以借力地处中、俄两大国家之间这一关键战略位置施加影响,因此,蒙古国也是西方的重要拉拢对象之一。
在这种相互需求下,蒙古国与西方的关系开始走近。具体而言,1987年美蒙正式建交,冷战结束后摆脱苏联控制的蒙古国开始西化转型,而美国对此给予大力的支持,以期将其打造为亚洲的“西式榜样”,并填补苏联解体后留下的真空。1996年6月,蒙美签订了《蒙美军事部门交流和互访协定》,规定双方可互派军队到对方国家以加强维和交流,必要时美军可以临时进驻蒙古。当年8月,蒙美又签订了《蒙美安全保障合作协定》,规定当缔约一方的安全因战争或自然灾害受到现实威胁时,另一方有义务提供帮助或人道主义救援。

美国与蒙古国举行“可汗探索”-2016联合军事演习。图片来源:新华社

美国与蒙古国举行“可汗探索”-2016联合军事演习。图片来源:新华社

2003年起,蒙美开始举行代号为“可汗探索”的联合军事演习,这是美海军陆战队首次参加此类演习,也是蒙美间举行的规模最大的联合军事演习,突破了以往蒙美之间“贝克·猿狐”系列演习的民防与救援性质,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实弹联合军事演习。之后,“可汗探索”演习成为美蒙之间的年度例行联合演习。美国还以反恐为幌子,利用与蒙古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的机会,在蒙古境内设立了雷达测控和电子监控站点,提升情报搜集能力。
蒙古国与北约的军事合作关系在十多年前就开始了。2003年蒙古国成为北约“全球伙伴”,其后开始向热点地区派遣军事人员支持北约行动。在美国的主导下,蒙古国2003年至2009年共派出10批1200多名军人参加伊拉克“自由行动”;2005年和2006年又派出2批72名军人参加北约框架内的科索沃行动。从2009年开始,蒙古国150名军人前往阿富汗参与美国和北约主导的反恐行动,成为第45个正式向阿富汗派兵的国家。2012年3月,北约与蒙古国正式签署了合作伙伴协议,同年5月20日,蒙古国首次以“和平伙伴关系国地位”身份参加北约峰会。
建网安中心,顺应军事发展潮流
此次北约协助蒙古国建立网络安全中心,表面看来不如其他军事交流那么具有“力量感”,但意义却不小。众所周知,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信息技术在促进社会进步、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现在网络空间的安全问题已经从单纯的信息安全问题,扩展到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社会安全、经济安全和个人安全,而网络战这一新的战争形式也同样受到高度关切。由于物联网的发展,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重叠越来越大,由网络空间向物理空间发动攻击因此成为可能。在大国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传统军事强国纷纷把以网络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战略新兴技术视为“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力求与战略对手拉开“代差”。

近年来,美国军队和情报部门大力研发网络攻击武器,增加了网络武器扩散的风险。

上一篇:中国研修生被日本警方枪杀:开枪理由受质疑

下一篇:我国最“走运”的城市,民国是陪都,近代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