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奎:1969年900个美国知青去古巴砍甘蔗

尽管“我们必胜”纵队成员在古巴的劳动成果并不显著,回国后也未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革命事业,但他们的活动无疑促进了美古两国的民间交流,而且参加过这一活动的美国青年在精神上都得到了一次升华,可谓“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直到今天,这一纵队仍在美国活跃着,每年都组织大批青年前往古巴体验生活,并为打破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不懈努力着。

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1969年900个美国知青去古巴砍甘蔗

作者:刘作奎

尽管“我们必胜”纵队成员在古巴的劳动成果并不显著,回国后也未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革命事业,但他们的活动无疑促进了美古两国的民间交流,而且参加过这一活动的美国青年在精神上都得到了一次升华,可谓“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直到今天,这一纵队仍在美国活跃着,每年都组织大批青年前往古巴体验生活,并为打破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不懈努力着。

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1969年900个美国知青去古巴砍甘蔗

一说起“知青”这个词,人们的思维总会不由自主地回到30多年前。其实在那个火红的时代,“知青”现象并非中国一家独有。在与中国远隔重洋的古巴,也出现了一群来自美国的“知青”。这些来自世界最发达国家的青年们,为了崇高的革命理想,自发地抛弃了优越的生活环境,踊跃去古巴从事革命建设。

支援古巴革命,美国大学生要去古巴砍甘蔗

20世纪60年代,新左派运动开始在美国兴起,在革命思想的影响下,以大学生为主体的美国青年开始积极参与民权运动、反战运动、妇女运动以及环境保护运动。在这轮高涨的革命热潮中,“我们必胜”纵队成为其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我们必胜”原是古巴到处可以听到的革命口号。1969年夏天,为了用实际行动支持古巴的革命事业,美国的一些左派组织组建了“我们必胜纵队”,召集青年去古巴帮助收割甘蔗。这在当时可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因为美古已经断交,处于半战争状态。美国不仅在猪湾事件派雇佣兵入侵古巴,在古巴导弹危机中对古巴发出战争威胁,中情局甚至多次试图暗杀古巴领袖卡斯特罗。

然而美古间的紧张关系并没有影响美国青年的报名热情,报名信如雪花般从全美各地飞到了纵队组织者手里。为保证这次运动的成功,组织者们着实费了不少心思,准备工作相当细致。首先,为了防止联邦调查局或中情局的特工混进队伍,他们严把人员招募关,对每个申请者的家庭背景都要进行调查。随后,纵队组织者又对这些成员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训练,他们甚至连应携带的个人物品都列了一个详细清单,如在古巴可以用什么电池,什么裤子最耐穿,以及砍甘蔗时戴什么手套最好等。

舍家卖房筹措旅费,绕道他国来到古巴

从1969年11月到1970年8月,共有三批纵队成员至少900人到达古巴,但他们的旅程却并非一帆风顺。当时,从美国无法直接前往古巴,纵队只好组织车队到加拿大或墨西哥中转,因此费用极高。许多人为了去古巴不惜与家庭决裂,有人甚至变卖了家产筹措旅费。联邦调查局虽然没能把奸细安插进纵队,但派了大量人员对纵队的活动进行跟踪,还对即将从墨西哥城出发的纵队成员一一拍照,摆出一副要秋后算账的样子。

不仅如此,警察还在纵队的必经之路上散布种种谣言,通知沿途的商家旅店,“有一帮头脑怪异的家伙即将由此路过,他们要去古巴砍甘蔗”。于是车队所到之处,听到的净是些冷言冷语和恶意嘲讽,甚至路边的厕所也被锁上。因此,当这些美国“知青”到达古巴时,古巴人民的热烈欢迎场面让他们由衷地感到自己找到了家。

在精神方面,美国“知青”们强烈地拒绝美国,当他们看到哈瓦那机场外的高速公路上有收费站时,不禁惊呼,“什么?收费站?美国式的?在革命的古巴?不!难道他们要一只手高举革命的拳头另一只手收钱吗?”使他们欣慰的是,当汽车驶过时,他们看到这个小屋早已被废弃了。

尽管美国“知青”们都下了要与美国社会一刀两断的决心。然而,要这些习惯了个人主义的美国青年一下子接受集体主义是困难的。要彻底改变思想,还需要古巴人的帮助。于是,美国“知青”每二十人被分成一个政治学习小组,每组都配了几名古巴人来指导他们的政治学习,这些古巴人可不是什么大学生,而是普通的工人农民。“知青”们每隔几天就开一次以批评和自我批评为内容的小组会,在会上,美国青年们彻底放下了架子,拜古巴工农为师,虚心地接受他们的再教育。

“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

上一篇:26年前的“秃鹫和小女孩”照片的结局怎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