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戏历史(八):古代头号艳后“借精生子”很疯狂

  后宫常见的争宠手段,自然属“以色事君”了。男人本是好色的动物,女子们但凡有着几分姿色,总能在龙床上折腾出一番云雨。只是,美貌这玩意,一直是最不保险的,即便有着倾国倾城之貌,难免有年老色衰一日,而男人们,此时却似乎一如既往的专一,只取年轻貌美的。当然,偌大的后宫,频繁出现“新人笑、旧人哭”的场景也就不足为怪了。

  正因如此,我们的纤弱美女们,不仅要妆点自己的脸蛋,更要武装起自己的子宫。“母以子贵”,这似乎是自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只有同当朝天子建立了脐带关联,兴许在后宫这尔虞我诈的大环境下,才有方寸立足之地。若赶上时宜的机缘,没准还能坐上皇后宝座,一手拉着夫君,一手牵着BABY,手拉手唱着吉祥三宝,至此就成了幸福的一家。

  有意思的是,倒不仅是揣着姿色上位的“小三”、“小四”们,即便是明媒正娶的正室,也时刻不忘打量敲打着自己和别人的子宫,寻思着折腾出动静。看来,女人们的危机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譬如,即将登场一代妖后贾南风,就是其中颇为警觉的一位(此女子不仅相貌粗俗,还直接引爆八王之乱,导致西晋灭亡,因此在史书里的名声一直不好)。

  贾南风的老公,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呆子皇帝司马衷。在司马衷做太子的时候,贾南风就成了他的女人。可这个女人,打进宫的那刻起,就丝毫没有闲着,不仅四处耀武扬威,还长期霸占了阿呆老公的大床,可即便如此,却始终不见妊娠的动静。有意思的是,司马衷这人,脑袋虽不好使,可裤裆里却不老实,在贾南风的眼皮底下,终于偷偷干起了沾花惹草的事。

  偏巧,被碰过的妃嫔们,偏偏又争气地有孕了,当然,偏巧又让贾南风知道了。于是,我们的 贾南风女士不乐意了,竟拿着双戟,宫中逐间地打量,但凡见着挺着肚腩的女子,径直就举戟便刺,非得折腾出一尸两命方才善罢甘休。

  当然,这位贾南风女士的手段过于粗暴,相貌又过于粗放,后世的文人雅士们,闭上眼睛,琢磨起这段风尘,却只见一位青面猿牙的“猪头三”手舞足蹈,自然也就没了书写的雅致了。不过,接下来出场的女子,虽同贾南风一般,戴着妖后的名头,但她的姿色,可要妖艳的多,文人们的兴致,自然也要高昂许多,编排了许多香艳故事。此人名字,叫做赵飞燕。当然,我们先来谈谈赵飞燕的家世。赵飞燕的父亲赵曼,原是汉代宫府家奴,日子过得倒是穷困潦倒。赵飞燕出生后,赵曼因无力抚养,于是卖到阳阿公主家,做了歌舞伎。所谓歌舞伎,其实就是官家圈养的交际花。达官贵人们坐在一块做生意谈感情,自然都是要美女作陪的,陪什么,自然陪喝、陪跳甚至陪睡的,说白了,就是拿着政府津贴的高级三陪女。

  至于“飞燕”这个称呼,倒也并非真名。其实出入欢场的,若不冠名一个高端、洋气、上档次的艺名,似乎都不太好意思出来见人的。譬如,明明是驻马店、二狗里屯出身,唤作翠花、菊豆的,也得非取了安吉丽娜、阿曼达这般的把式。当然,我们这位赵家小姐,却也舞姿飘盈,身轻如燕,“飞燕”这个名头,倒是名符其实。

  按理说,赵飞燕如此出身,登上后位想必是天方夜谭的。可说来也巧,当时的皇帝,汉成帝刘骜,偏是个多情种,常打着微服出行的幌子,在外猎艳。有次,刘骜恰巧出游途经阳阿公主家,见里头灯红酒绿,一派歌舞升平模样,自然寻个缘由,进来调研一番。当朝天子光临,公主自然得拿出官场应酬的套路,召唤一干歌伎作陪,于是,我们的赵飞燕出场了。

  打着工作考察的名头,刘骜实则是进府喝花酒的,明眼人自然都瞧得出来。若能借着这难得的东风,讨得皇帝的欢心,唤入宫中,想必比这成日在府中,打点着大腹便便的官宦子弟,要来得风光吧,赵飞燕打起自己的小算盘。可如何在一干美人之中脱颖而出?赵飞燕心中一番掂量:“如若一味地敬酒,那倒流于大众,成了诸多‘啤酒妹’的一位,看来,得寻个时机,展示自己的专业技能才行”。于是,趁着敬酒的时宜,赵飞燕贴着刘骜耳朵,娇喘道,陛下若不嫌弃,小女子愿以舞助兴。

  刘骜早已醉眼迷离,举杯道,这个可以有。有了平台,赵飞燕自然抖出积累了多年的专业包袱,一会是勾人魂魄的眼神、一会是清新嗲人的忸怩,左右敲打着刘骜动荡不安的小心脏。见皇帝有了回应,一个劲地鼓掌叫好,此时的赵飞燕,却停下了身段。刘骜正是兴致高时,音乐却赫然停止,忙起身问是何意。赵飞燕笑道,望陛下许一女子,手托水晶果盘,和我共舞。

上一篇:调戏历史(二六):古代抠门富豪“哭穷”无底线

下一篇:调戏历史(九):古代宫廷离奇的“代孕”秘闻